08072005/ FA-DAY1 (看 false alarm - the time is coming 之後感) / nicole
 

我從未見過如此英俊上鏡有型的 false alarm,今晚他們5位出現於我手中的攝錄機鏡頭裡。不信你可以問維港唱片借錄影帶重看一遍。

 

早上十時,接到 reonda 的電話我才醒過來。今次的 fa 的 show 沒有什麼場地佈置,我以為到場要準備的功夫不會太多,結果出乎意料之外,由我們到達會場下午1時半計起到晚上7時,算是大家都沒有停過下來。負責音響、燈光及器材搬運的維港人更不在話下,今早8時多就集合於 band 房,銘昨晚更一直沒睡。

 

為一張唱片流淚的事我一直沒提,因為我不懂解釋那種情緒。那是我的第一次,它的來臨是如此突然和意料不及。那天我坐巴士上班,出門前已特別將前一天剛收到的最新 false alarm 第二專輯 the time is coming 放進唱機裡,並帶備歌詞本子準備細味一翻。一聽之下,發現 fa 在各方面的技術都提升不小,這當然不在話下,另一方面,我同時間感覺到 fa 骨子裡潛在的黑暗面,那並非指他們擁有邪惡思想,我的意思是指他們甚少揭露的黑色思考。

 

全碟中我最喜歡的分別是 fa 唱 chaos 的 heavenly 及 even the greatest star。首先是歌詞,我大膽猜測 fa 喜歡 heavenly 的原因是歌詞的到肉,今晚聽阿靈唱的時候我感到同樣的心痛,"and i see you....you gotta run run run run run run "。另一首 "even the greatest star" 除了由男女合唱在聲音上感動了我之外,還有歌詞人對死了的人的鼓勵 (也許算是另一種的自我安慰),即使死了也請繼續延續希望和愛,我能體會寫詞人對人生的慨嘆,even the greatest star。第二天我將這張新唱片送給來家吃端午飯的堂弟,我介紹他的時候說他們是一隊很有火很有 power 有思想的本地樂隊。

 

fa 的現場演出會讓你哭笑不得。整晚我拿著攝錄機走來走去,不奕樂乎。是什麼時候開始我將害羞遺忘,什麼時候我變得這樣大膽跑到人前的第一排將攝影機,由低角度開始,將他們的眼睛耳朵鼻子嘴巴還有爆炸力都迫進這小小的鏡頭裡? 是因為 fa 在舞台上無規犯的放任演出? 還是台前那百多位觀眾的熱情尖叫? 這種氣氛讓我忘掉拘束,忘掉太多餘的自我規限。

 

假如你熟悉 fa,應該對 fa 的招牌菜「生滾落地」非常了解,最多時侯看見他們「滾落地」的除了阿靈,其次的就是他們的結他。今晚當fa玩 encore 的最後一首歌,"give me more" 的前奏音樂響起,原本第一、二排坐著的觀眾突然自動自覺站起來,跟著節拍跳上跳落,這時候原本失控的人更加失控,特別是維港人,fa 剛開始表演時銘、啵等人已不時跳到台中或將小皮球拋進去,又被拋出來的來回幾次。到了"give me more",我看見除了啵、銘、等狂人在台裡亂跳,還有不知誰跟 alva 也一起在台裡跳起來,然後 elf fatima 的小張突然在 billy 前面慢慢走過之類,他們都興奮得瘋了,還有後台的人也興奮得不停發放煙幕,靈更跳進觀眾堆裡跟觀眾一起跳,一起又唱又叫。"give me more" 的尾聲 fa 統統都亂倒在地上(除了 kenny,kenny 是不能倒的),billy、阿禮、fox、靈,一個一個倒下,一個一個像被閃電擊到不支倒地一樣,我心很緊,右手拿著攝錄機將每人毫無保留的表情和動作都拍下,左手卻忍不住要掩著嘴,掩著因感動而湧出來的激動。fa 每一位都太過落力了,太過盡力,太過投入,他們都投入得將自己整個心掏出來,打在地上發洩。

 

fa 演出完畢,曲終人未散,各自在場內找各樣的需要。燈一開我覺得自己像洩了氣的皮球,彈不起來。靈拿下眼鏡,說本來他打算留力的。我本來想給有型的 fa (kenny 今天穿的是海盜裝) 拍個團體照,可是很多人找他們拍照簽名,我不方便去打攪,而且要幫忙收拾垃圾。因為 fa,我忘了找 atomic bubbles 的內斂結他手和有型主音及趣緻可愛的和唱團拍照。很後悔。也忘記了要拍 band band 一個合照 (這次他們的女結他手帶了一雙迷人的 smoky eyes 來還有隊長阿國的醒目小脛巾有氣派的軍裝外套,我最欣賞的還是他在舞台上亂舞間的突然轉身)。

 
有朋友跟我說今晚的燈光做得很好,松說維港唱片愈來愈專業。小金和我一起開玩笑,我們可以開公司,專幫別人攪 function / event 甚至婚宴。明天我決定一定要先喝些啤酒才看fa雖然我覺得我今晚已很夠 high。今晚在場內播的片子和動畫我建議用來作 fa 的 mv 或者什麼之類。
 

晚安了,我好累。

 
photo: by eric wong (day 1)
 
 
 
09112004/ 給維港人的一封信 / alva
 
知道嗎﹖在上星期一 (11/1) 的維港例會上,當聽到亞銘提議因維港唱片巳成立半年了,也是時候大家作一個檢討時,那一刻,我真的是呆了。不是怕檢討過程會如批鬥一樣,又或是大家會大吵起來,甚至開拖 (其實蠻期待這樣的場景發生的)。全因這兩個字「半年」!這兩個字是有很深刻的意義,猶記得維港唱片開第一次例會時的情形,13 個人(因當時 22cats 的亞fall 還未被騙入會)坐在淩亂不堪的 band 房中,從笑言,戲語,甚至互相攻擊侮辱中,定下維港唱片的目標,說著笑著,亞波突然大爆一句:「維港唱片 純綷搵錢」。全人即拍 手叫好,並即場想到一系列的口號,更引伸到設計維港唱片網頁的架構 ...... 就這樣維港唱片便誕生了!
 
半年,從二十六次維港例會中,我們登上 MCB 封面,舉辦了兩次現場表演,出了兩隻大碟,而第三隻「in the name of AMK」亦會於今個月底面世。這全是維港人的心血及時間所成,於最後一期的mcb 十週年賀稿當中,我們自稱維港十四銅人,我想這個稱呼真是貼切極了。如不是銅人,不會於每個星期一晚,大家從公司,學校 .... 帶著拖著疲累的身軀趕去開會,如不是銅人,沒可能從音樂,設計,包裝,宣傳 ...... 都能一手包辦。
 
真的覺得維港唱片比少林寺,更像少林寺,因維港十四人,沒一個曾開辦過唱片 label,由始到終大家都是打天才波,如有不明白或不懂之時,便找其他維港人幫手,邊做邊學,邊學邊做,果真十四銅人,銅皮鐵骨。
 
因為是銅人,我們不但做事認真更玩得兇狠。當一般上班族對「開會」兩字避之則吉,我卻很樂意甚至享受每次維港例會,因每次維港例會的會議過程是超匪夷所思的,於上一個會議便出現了一個經典場面,不知亞 p 說了什麼,亞靈便一支筷子飛插過去,在場維港人對如此場景司空見慣,更合拍非常地用笑聲助興。維港人全不是善男信女,且調皮難攪,笑言戲語,即廢話特別多,多得要於例會當中列定每人只可說五次廢話,當然每次都沒有人遵守。久而久之,廢話變金句,我們正打算於維港網站開設「金句」一欄,把我們的金句公諸同好,今期最新金句有:
 
我地維港 吾係善堂﹔
你吾會分開六次買六神合體﹔
when you look into the mirror, you see yourself 。
 
多謝所有維港人一直以來對我的愛鍚,容忍及原宥 ﹔
謝 nicole 於每個星期一晚上,打電話給我,問我想食什麼作晚飯,幫我買到 band 房中。
 
 我深信今年夏天,是我一生中過得最開心及最有意義的一個夏天,因今年夏天我們成立了「維港唱片」。
 
 
 01112004/ rockit festival 2004。 / nicole
 
三天的 rockit festival,我只去了星期六和星期日兩天。星期五早上十時我們一行四人留在 band 房臨急抱佛腳,吃過早餐就立即練習。當晚還要到啵嫂家舉行生日派對,下午五時夾完就順道到維園先走一轉,去看看場地環境。未進場,遠處看見一個個小小尖尖的帳幕頂,聽見音樂,還有一塊大草地。進了場,簡直就像一個嘉年華會。二號陪我去看那個 main stage,嚇得我目瞪口呆,立刻與 p 通碟。那個既酷而且大的舞台,天啊,這是我們這些小人物可以踏足的地方嗎。
 
第二天,即星期六,我們去維園玩了一天。花了一小時三十分鐘才從家裡去到維園,alva 和二號在佈置 counter。等到松來了,alva 跑去迎接他,松半路拋下隨身袋,連走帶跑和 alva 飛撲擁抱,真經典。alva 和松整天站崗,沒走開半步,相反二號和我經常到處溜走偷懶,其實有點慚愧。看完了拾豆豆我們先去吃午餐,再到十蚊店買皮球和吹波波玩。回去時 yammie 和阿勝也到了,於是我們一起玩吹氣皮球,還拍了一些 lomo 照。到了下午5時,二號和我一直期待的 The 5,6,7,8's 終於出場,於是我們走到 main stage 那邊,看他們的表演。附近的觀眾都是外國人,而且很多都是一家大小將「木台」布帶來放了很多食物在則邊跳著看的。小朋友們很可愛,我忍不住跟他們扮鬼臉和拍照。The 5,6,7,8's 有很好的技術,二號說他們玩了音樂十多年,於是我想,將來我們過了十幾年之後,不知道會變得怎樣。
 
大家一直在等 mable 和銘的出現,來玩我們的草地皮球賽,怎料他們來到的時候天也黑了。我們又看了 The Cooper Temple Clause。mable 一到步就跟大家說他們吵架所以遲了,不好意思之類的,後來再過一會就看見他和銘已手拖著手。那晚上是怎樣過的我記得不太清楚了,大概是喝酒太多,什麼也沒理會,看見酒杯拿起就喝。小小的「圓茹look」很愛玩,亂跑亂走亂把皮球偷走,在場不少女子都突然母性大發,跟「圓茹 look」鬧著玩好像是生個孩子也是件不錯的事情。可能是酒精出了問題,在草地上坐著的人們也出了問題一樣,喋喋不休。
 
到了星期天,是靈替 alok 當結他手,22cats 和我們 featuring 在草地上表演的日子,為了安全起見,mla + 在草地上依舊決定要回 band 房拿東西前,多練一遍才起程。我們乘的士過了不知名的隧道,到場後就準備 sound check。場內人很少,太陽很猛,心裡多少有點擔心會否有人看。sound check 的時候很好笑,上了台感覺好興奮。22cats 正式開始在 Spy Marquee 表演時,我們還未在main stage sound check 完,不能過去以真實的身體去支持,於是 mable 和我對準「咪高風」襯他們剛唱完一首歌的時候,大叫廿二貓。事後才知道他們原來一點也聽不到。到我們正式開始了,台下都是支持我們的朋友。感覺很好,唱歌的時候我看見藍天而且嗅到秋風,銘的鼓、mable 的 bass 還有p 的一股傻勁的跳舞樣子,讓我好想笑而且想放肆亂跳。特別享受玩新版phoebe,mable 的和唱,p 給銘的鼓指揮,p 的亂彈。吳吻倫說那是良性的女權主義,我說對不起,這其實是一場革命。
 
之後跟漂亮的模特兒主持做了個訪問,結果只看了alok一眼。看了 dive dive,吃了午餐,看了 the pancakes,還有 aqualung。萬聖節還未到,到處的外國人已經耐不住要扮鬼扮馬,我看見很多小丑,小孩子的臉上畫滿了圖畫(有免費畫臉的檔攤),還有很多性感女子。然後我們開始玩數字球,很瘋狂的,還認識了外國人 c。晚上又看了 regurgitator,由頭跳到尾,累得不得了。最後又喝啤酒,吃免費晚餐。松說我們這次在 rockit festival 認識了很多朋友,跟他們聊了很多,得著很多。他醉著走的。突發新聞前早就有點預感,怎料真的所謂「有料到」。因為情痴,我跟著上了貨車。rockit festival 2004 完滿結束。可憐英俊的 justin,東奔西跑了一整天。
 
rockit 前我以為票是太貴了,後來看過一次才覺得那絕對是值回票價的,當然那些 line up 實在仍有改進的餘地。那些具備水準的舞台,良好的音響燈光設備,主辦者找到的 sponsors,食物和酒,重要的是維園大草地還有讓我們自由呼吸的大自然空氣。難得的音樂節日,香港人下年有空也去看看吧。
 
註﹕多謝隔鄰的 ASAHI 在3日之中請我們喝啤酒,讓我們 HIGH 足3日,維港唱片真幸運。
 
音樂﹕在草地上_初夏之味
相片﹕@rockit festival 2004 by 陳冠傑 / nicole
 
 
 
 29102004/ 維港獨家pete靚仔相 / 關勁松
 
維港唱片某兩位朋友千里迢迢飛到英國,目的就是要見她們心儀已久的 The Libertines 和 Babyshambles 主腦 Pete Doherty 一面,她們真的做到了!還與 Pete 有不可告人奇遇,真係羨慕死人喇!你羨唔羨慕呢又?
 
photo by a friend
 
 
 
 23092004/ 銘伯生日 / 陳琳波
 
九月十八日晚。獅子吃不得,我們改往西貢的北潭涌。還沒有下車,已經看見一大班傻子向我們揮手,好不熱烈地迎接我們帶來的那支蚊怕水。 較早前傑哥在電話裡說每人至少已被叮了七口,現場就肉眼所見,此言非虛,再以各人的表情和肉緊程度為標準,似乎阿科had suffered the most,好一條硬漢(當然不及主角銘伯硬)也只有排隊等搽油……其實之後我也被叮了一口,在手肘上微微的腫起了一片,圓圓的,挺別緻。
 
nicole亮著了四周,給了我一種全新的感覺,但不太fresh,就像置身於中國古時的地下密室中。那些炭爐似乎比較多一些時間用來對別人施以酷刑,當然他們也有肚餓的時候,但有沒有bbq便不得而知了,起碼我從沒有在電視劇裡看過。又或許是因為害怕影響收視而沒有拍出來,至於如何影響當然也是不得而知了。
 

阿松與紅酒美人結伴而來,當然還有音樂。睡醒了的sonic youth王國和珍藏得過了頭的李克勤也宣告缺席。不用怕,我們還有the stone roses和joy division等;怕,樹葉間歇性的掉下,又從我們的背上輕輕劃過,是把ian curtis招來了嗎……

 

拮拮拮燒燒燒吃吃吃

 

關於禮物,有形的由p、nicole和傑哥送上,無形的則由大家合唱出。都是關於音樂的,有相為証,我們無意抵賴,儘管我們大夥裡有不少無賴。之後我們決定玩遊戲,卻拍出了一個膽怯的二十六……

 

好了就這樣吧。

 

photo by nicole

 
 
 21082004/ 維港暖流 / 關勁松
 
當場地坐滿了密麻麻的觀眾,圍著吊滿紙飛機的舞台﹝冇台﹞,我好感動。不是因為維港唱片這次賺錢了,說真的,我們所賺的跟我們所造的絕對不對稱。如果你知道我們事前的準備功夫包括親自搬運重重的樂器,親手摺紙飛機並佈置,處理全場聲響,還有由籌備到演出大大小小的事情,所賺的,實在不足為外人道。
 
當場地坐滿了密麻麻的觀眾,我好感動。在我想像之中,《my little airport 情留暑假音樂會》的震撼,彷彿是當年The Sex Pistols在英國出現的時刻。縱使觀眾不多﹝可能只有幾十人﹞,但The Sex Pistols就是為英國帶來革命性的轉變。我也想起Creation老闆Alan McGee與會所The Living Room的關係,一個Scene的形成,亦直接令傳奇性的Creation Records產生。
 
不是賣花讚花香,這夜我真的感到是傳奇的一夜,這傳奇屬於維港,屬於香港。傳奇性在於,有那麼好的樂隊共聚一夜,有多麼多的你支持,而且相信經過這一夜,大家都會有一點思想上的衝擊,我已經覺得是十年難得一遇,勝過千言萬語。
 
如果香港獨立音樂一直只是賣碟/買碟的過程,我們情願多一些分享,多一些交流,因為維港唱片是很人性化的,這不是一盤打響算盤的生意。這是為了理想為了自己的音樂所幹出來的事,真的是Indie的原意,我們希望將革命進行到底!
 
在此要對Pixel Toy、Dylan Art、咖啡因公園及The Marshmellow Kisses致歉,因為維港唱片是窮鬼,沒能提供更好的音響,那對Mon「打柴」了,影響了大家的演出。希望我們可以利用是次賺到的,去修理修理。在此也對到場觀眾致歉,音響不好,有待改善。
 
我沒有看過My Little Airport的排練,但臨場演出是意料之外的好。與《在草地上》先來將 Banana 及 Edward 玩Punk 版,已是先聲奪人!再來的Josephine換上Punk Funk風格,但玩得甩皮甩骨,垃圾!接著Nicole步入觀眾席,做出非常美麗及詩意的舉動──剪下寫有Joy Division的Isolation歌詞的紙飛機,與其他人用緩慢的手法玩出這首歌,真是動人而傷感。餘下Mable及MLA來個純樸的Phoebe,到新歌Leo時,我聽著感人的歌詞抑制著淚水。之後Mable退去,P跟Nicole回復到最原本陣容,P以電鋼琴配合Nicole的歌聲,連續玩出了 Victor、Coka、柯德莉、動物園,全場鴉雀無聲,一口氣到最尾才有熱烈掌聲與呼叫聲,像是置身爵士音樂會,好得沒話說。Encore玩出了我寫的戀愛季節,我一直垂下頭,逃避人們的目光,到王菲,玩得ok啦,如果唔係點趕人走,我地仲要收拾場地,又再搬所有樂器返Band房呀大佬大姐!
 
在此亦要多謝所有幫忙的朋友,但不能盡錄,因為水蛇春咁長,總之多謝多謝,你們令維港得以更美好,你們是美麗的香港人。除了令各位觀眾滿足外,這個音樂會對我的意義,還有見到一大班好朋友,當中有老有嫩,而老的,是我十多年的朋友,難得聚首一堂,是音樂所致,但已超越音樂,我特別高興。
 
搬完東西後,維港唱片當然去吃飯啦,之後一行二十數人包括新知舊遇到一間未曾去過的酒吧慶祝,玩紙牌Uno及波子棋之餘,酒吧老闆竟拿出私房結他,讓維港人們發神經高歌,包括酒吧版《在動物園散步才是正經事》,老闆還拍手叫好!傳奇,是的。
 
而我呢?與上一代Indie朋友暢談甚歡,都是老朋友了,猶記那些一起聽唱片、交換音樂看法的歲月,今夜,我們還是我們。
 
這是傳奇的一夜,這是瘋狂的一夜,到最後,我還是想起22Cats唱得真好的一句:All the good people will shine。
 
photo by 明明
website by harbour records, all rights reserved @ 2004 - 2007